决战电商“下半场”巨头们终将踏入同一条河流

如果说国内电商战事的“上半场”比得是单纯的零售,那么“下半场”将是以技术为核心的全面较量。

什么是电商?顾名思义,电子商务就是用电子工具进行的商务活动。

那什么是电商公司?按照一般人理解,做电商的公司就是电商公司。

由此可见,电商是和技术亦步亦趋的,如果在技术方面遇到了瓶颈,那么电商的发展也会止步不前。正因如此,电商巨头们才会倾尽全力研发技术。

电商公司在这一年“扎堆”成立是巧合吗?不,其实是网络技术使然。

1999年,是公认的中国电商元年,这一年诞生了两个在电商领域开疆拓土的平台——易趣和8848。此外,后来居上的阿里巴巴和当当网,同样诞生于这一年。

京东集团上半年技术研发投入达到75.4亿元,在行业中属于顶尖水平。

电子商务,无“电子”,不“商务”。

此外,金龙汽车集团出口埃及2340台轻客,其中4月出口1000台,创下福建今年复工复产以来首个大批量出口订单。该集团还斩获沙特448台校车订单,向20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智能防疫工作站437台。(完)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顶尖的电商公司都爱搞云计算呢?

不过,从2003年开始,中国家庭电脑的持有率开始呈井喷式增长,相信不少读者家里的第一台电脑都是在这个时间点买的。因为此时电脑的价格大幅下降,一般家庭都能消费得起了。

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,为电商的萌芽提供了必要的土壤,而这背后则是中国网络技术的进步。这些幸运儿,无疑吃到了时代的红利。

的确,没有人能肯定下一个技术瓶颈出现在哪,但通过行业里头部玩家的动向,我们可以猜出个大概:电商的下一个技术大关,很可能是云计算。

就国内来看,这种趋势尤为明显。

家庭电脑的普及使电商市场容量大大增长,当前的两大头部平台——淘宝和京东,就此应运而生。如果说网络技术是“土壤”那么硬件技术则是促进电商成长的“肥料”。

然而,仔细观察你会发现,做电商越成功的公司,就越不“电商”。比如中国的阿里巴巴,国外的亚马逊,近年来都在“去电商化”,刻意剥离自身的电商属性,并用科技公司加以代替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电商公司——亚马逊,就早早地走上了研发云计算的路,而国内排名第一的阿里巴巴,发展路线也与其类似。

根据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的数据显示,去年全球云计算市场中,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位列第一和第三,分别占据45%和9.1%的份额。

时隔三年,京东的技术成果崭露头角,无人驾驶的送货车和智能仓储机器人已经投入使用。焕然一新的京东,正在快速追逐阿里。

到了2014年,中国电商迎来了第三个爆发期,这一次则要归功于4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。这一年,时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的张勇“All in”无线,推动淘宝向移动端的转型。

如果这样你还不能理解云计算的重要性,那不妨来看看阿里云的例子。

首先,云计算具有超强的数据处理能力,可以确保系统照常运转。电商平台的用户体量是非常庞大的,而且促销活动经常导致用户集体下单,如果因服务器过载而导致系统崩溃,带来的损失的无法估量的。

当然,只有网络是不够的,还需要上网的工具。2000年前后,拥有电脑的家庭还是少数,其中有网购需求的就更少了。这也是先行者易趣、8848没落的原因之一。

特别是,5月27日,200台金龙高端城市公交客车出口塞浦路斯,创下中国客车出口欧盟单笔订单记录。此前,金龙汽车集团于2011年曾以172台客车出口马耳他,创下中国汽车出口欧盟第一单。

其次,云计算具有较高的安全性,可以防止重要数据信息丢失。凡是涉及金钱交易的场合,安保都是极为重要的,电商平台更是如此。一旦用户账户遭窃,那么平台的信誉将大打折扣,立足的根基也就没有了。

第二年,另一个嗅到了时代风口的年轻人也突然发力,建立了一个只有移动端的拼购平台,在“无线”这条路上越走越远。他,就是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。

再说京东。2017年开年大会上刘强东说:“未来12年我们只有三样东西:技术!技术!技术!”在刘强东的未来战略中,京东将用技术把所有商业模式改造一遍,并成为纯粹的技术公司。

同时,该集团紧抓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机遇,深化智能制造转型升级,迅速研发推出健康客车、无人消毒车、智能防疫工作站、防护口罩等一系列防疫产品;抓住“地摊经济”机遇,第一时间推出纯电厢式车、纯电售卖车等“移动商铺”。

如今的阿里,坐拥阿里云和阿里达摩院,技术实力在国内有目共睹,无疑处在第一梯队。

作为中国客车出口龙头,金龙汽车集团产品销往全球五大洲160多个国家和地区,出口常年位居第一位。今年上半年,海外疫情蔓延扩散,导致海外订单交付困难重重。

为什么电脑的价格会骤降?一方面是因为纳米技术的进步带动了计算机性能的提升,使得旧电脑必须迅速降价以适应市场;另一方面是因为新材料的应用降低了整体的生产成本,从源头降低了价格。

回顾中国电商发展的历程,我们会发现,每一起重大事件都与技术的发展息息相关。

阿里就不必多说了,是国内转型最早、积累最厚的电商公司。其创始人马云早在2009年就强调:“如果现在阿里巴巴不做技术研究,十年后,人们将看不到阿里巴巴!”

无“电子”,不“商务”

结合三家公司前段时间的财报,也能印证他们押宝技术的趋势。

平谷区自有疫情以来无报告病例、延庆区208天、怀柔区194天、顺义区192天、密云区189天、石景山区65天、门头沟区64天、房山区64天、东城区63天、通州区59天、朝阳区58天、西城区57天、海淀区54天、大兴区49天、丰台区44天、昌平区12天。

为什么电商巨头们都在钻研技术?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技术是限制电商生长的“天花板”,唯有突破技术这一瓶颈,电商才能迎来质变。

但这也在情理之中,因为电商公司的未来,只能靠技术来一决胜负。

另外,黄峥卸任拼多多CEO后,从继任者陈磊前首席技术官的头衔也能看出拼多多的走向。虽然体量较小,但它的路线坚定程度却不遑多让。

阿里财报中虽然没有提及具体技术投入,但两季度的总产品研发费用高达151亿,根据以往的平均水平估计,技术投入所占的比例不会太低。

1998年7月,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骨干网二期工程开始启动。二期工程将使八个大区间的主干带宽扩充至155M,并且将八个大区的节点路由器全部换成千兆位路由器。

1999年1月,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的卫星主干网全线开通,大大提高了网络的运行速度。同月,中国科技网开通了两套卫星系统,全面取代了IP/X.25,并用高速卫星信道连到了全国40多个城市。

还有,云计算能为电商平台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。云计算在云上进行,所需的维护成本和人工成本大大降低,简单来说就是省钱。另外空间时间的剩余算力也能租给其他企业使用,相当于“赚外快”。

从电商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,网络通讯和智能硬件是电商发展过程中的两座大山。但如今5G时代来临,人手一部智能手机,还有什么会给电商“拖后腿”呢?

负压救护车是专门为传染性疾病设计的车型,特有的负压舱可以将舱内空气过滤后排出车外,从而阻断病毒向随车医护人员传播。从今年2月4日首批负压救护车下线至今,该集团已交付700多台负压救护车、1200多台智能防疫工作站,驰援全国各地抗疫一线,并向厦门、福州、宁德等地区捐赠价值500多万元人民币的负压救护车和智能防疫工作站。

面对不稳定的外贸环境,该集团建立一套针对海外订单风险管控体系,全力保证订单安全执行,拓展海外市场。自2月18日复工以来,金龙汽车集团全力推动复工复产,共向沙特、埃及、智利等46个国家和地区,发运5000多台各型客车。

按照这个趋势,我们熟悉的电商巨头们将变得越来越陌生——从“买东西的”变成“造东西的”,科技味越来越重。

至于拼多多,很多人以为它只是一个“暴发户”型的团购平台。但实际上,拼多多才是最纯正的技术导向型电商平台。黄峥创立拼多多的初衷,就是改变过去“人找货”的旧有逻辑,建立一个基于AI算法的“货找人”的新物种。

7月27日以来,累计报告大连市疫情关联病例4例,治愈出院3例,在院1例;境外输入病例2例,治愈出院1例,在院1例。

2020年第二季度,拼多多研发费用进一步攀升至16.62亿元,同比增长107%,平台研发费用占收入比重为13.6%,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